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ENGLISH
专家观点 Home / 专家观点
尹涛:广州高质量发展系列谈 | 发挥广州综合优势,建设经济韧性强劲的一流城市
2020-02-10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从广州城市发展的历史轨迹和功能定位看,广州一直是华南地区的中心城市,中国第一经济强省广东省的省会城市,也是国家中心城市和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城市,不仅具备强大交通枢纽、经济、政治、文化功能,还有较强的国际交往等功能,综合优势十分明显。

发挥广州综合优势,建设经济韧性强劲的一流城市

□ 尹涛

改革开发四十年来,广州既不是直辖市,也不是特区,只是15个副省级城市之一,却仍能够与北京、上海等国内顶级城市相比肩,位列中国四大一线城市之中,这种盛誉的背后,是广州千年商都的历史积淀和城市综合实力的象征。

与北京、上海等城市相比,广州面临的区域竞争条件相对处于劣势,在粤港澳大湾区甚至是珠三角区域内城市首位度不高,拥有的国家级高端资源也不足,在这样不利条件下,广州依然能居国内一线城市之列,保持国内一流的消费水平,能使广大市民享有很高幸福感这背后的密码何在?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迅速向全国蔓延,举国上下共同抗击疫情,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背景下,我们应如何准确全面评估广州经济趋势,公正客观地看待广州经济下一步发展的基础及其长期竞争力,值得我们深入探究。

全方位多元化发展所形成的强大综合功能
铸就了一流城市的特色和韧劲

从广州城市发展的历史轨迹和功能定位看,广州一直是华南地区的中心城市,中国第一经济强省广东省的省会城市,也是国家中心城市和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城市,不仅具备强大交通枢纽、经济、政治、文化功能,还有较强的国际交往等功能,综合优势十分明显。

即使从单纯的经济维度看,广州也形成了比较完善的综合性产业体系,不仅拥有发达的现代服务业和有较先进的制造业,还有庞大的传统产业和相当规模的高新技术产业,“四新”产业在国内领先,正是这种综合性产业体系一直支撑着广州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这就是国家一直以来并没有在广州布局多少大型项目,广州也没有多少在国家层面上拿得出手的战略产业,但多年来广州经济却一直能在中国城市中保持领先地位的密码所在。

因此,从某些单项指标如资金、科技、房价、薪酬等来看,也许广州确实已不具备一线城市的水平,但若从经济、政治、文化、科技、基础设施、城市管理、社会民生、对外交往等综合功能看,广州在众多国内外关于城市综合实力的评价中,依然不失为“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地位。

需要强调说明的是,从世界范围看,国际上的城市一般分为综合性和专业性两大类,专业性城市在其主导产业发展的“黄金期”一般享有更高的经济成长性,但在每次疫情就来临之时综合性城市则具有更强的抗危机能力,从而也具有更持久的长期竞争力。

完善的基础设施和完备的产业体系所凝聚的发达生产网络
浇筑了一流城市的骨架和基石

近年来广州不断完善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国际综合交通枢纽,在城市内外形成了发达的交通网络,逐步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机场旅客吞吐量从1978年的不足70万人次,增长到2018年的近7000万人次,位居全国第三,全球第十三,增长了近100倍。广州港货物吞吐量从1952年的311万吨,增长到2018年的6.13万吨,位列全球第五,增长了196倍。

(广州南沙国际邮轮母港开港首航)

广州港国际邮轮旅游旅客吞吐量突破40万人次,稳居全国第三位。广州南站客流量日均50万人次、位居全国第一,是亚洲最繁忙的高铁站。截至2018年底,我市已开通运营15条地铁线路和1条有轨电车线路,运营线路长485公里,位居全国第三。城市信息化建设迅猛发展,2018年全市拥有移动电话用户4007.73万户,全市邮电业务总量达到2615.46亿元。

与此同时,大交通大枢纽所形成的辐射力极大地促进完备的产业体系建设,广州拥有41个工业大类中的35个行业,是粤港澳大湾区,乃至泛珠三角地区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城市,制造业综合实力和配套能力居于全国前列,拥有汽车、石化、电子、电力热力生产供应等4个千亿级产业。

产业结构持续优化,三次产业比例从1949年的27.37:33.02:39.61,调整为2018年的0.98:27.27:71.25。2019年前三季度,广州第一、二、三次产业分别实现增加值169.6亿元、4934.8亿元、12764.6亿元,三次产业结构为0.9527.62:71.43。其中,第二产业拉动GDP增长1.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拉动GDP增长5.4个百分点。

俨然,第三产业已成为拉动广州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对比国内主要城市,广州第三产业在地区总产值的比重,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在主要城市中列居第三位。

(广东科学中心的“低碳&新能源汽车”科普体验馆)

从先进制造业发展看,近年来广州工业向高端化发展趋势明显,先进制造业比重逐年递增,高端显示、新能源汽车、生物医药、芯片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迅速。截至2018年底,全市高新技术产品实现产值8749.86亿元,占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比重47.98%,同比提高1.0个百分点。从高新技术产业整体发展趋势来看,高新技术产品在全市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不断提高,2010年仅占比38.52%,2014年上升至42.49%,2018年比重则进一步上升至47.98%。

但从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来看,2018年广州市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仅有598.56亿元,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13.4%,低于全省水平31.5%,远低于深圳的67.3%。2018年广州市先进制造业实现增加值2655.57亿元,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59.7%。其中,电气机械、医药制造业产值2018年分别增长9.2%和8.1%;智能装备与机器人增长10.4%;新一代信息技术增长9.1%;轨道交通增长9%。新兴产业对广州GDP的拉动效应愈加明显。

从服务业发展看,广州批发和零售业、金融业、房地产行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以及信息传输、软件和新技术服务业支柱地位明显,占比超七成。

近年来,广州第三产业占GDP比重均在70%以上。其中,批发和零售业占比20.75%,是广州最主要的服务业;金融业占比12.85%,排第二位。比重排在第三位和第四位的分别为房地产行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占比分别为12.05%和10.97%。

另外,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以及信息传输、软件和新技术服务业占广州服务业的比重也较高,该六大行业在服务业中占比总计达73.82%。随着第三产业在地区生产总值占比逐年提高,第三产业内部结构也发生调整。以批发零售、餐饮为代表的传统服务业增速趋缓,相较之下,现代服务业势头很猛,快速成长。

(广州之夜点亮夜间经济)

十年间,广州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占比提高了10个百分点左右。现代服务业对广州经济的贡献率逐年提高,正成为广州经济新的增长点。现代服务业中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现代物流业的发展势头最好,2019年上半年增加值分别增长19.1%、8.6%、8.2%,构成广州服务业新的增长极。

广州依托强大的交通网络、信息网络、高技术人才,从而具有较强的现代服务业集聚能力,形成以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健康服务、文化创意和设计服务为首的现代服务业体系,使得现代服务业发展迅速,走在全国前列。

逐步提升的科技实力和高质量的经济转型所造就的创新能力
孕育着一流城市的希望和明天

国际金融危机后,广州就逐步开启了一系列经济转型计划,腾笼换鸟、退二进三、“米产”模式、创新条例……其结果是广州的经济增速慢了下来,而经济转型升级提质方面却有了显著成效。

无可否认,没有一定量的积累将难有质上的突破,但在发展到一定水平后,质量与效益在城市竞争力中往往占据更重要地位,因为它决定了数量或规模扩张能否可持续。近年来,广州经济的总体规模、速度以及许多单项经济指标不尽人意,纷纷被“追兵”所超越,如资金总量、财政收入、固定资产投资、吸引外资、R&D经费等,已被一线城市乃至部分二线城市所抛离,但广州胜在经济质量和效益较好。

比如,广州人均经济指标仍位列前茅,人均GDP超过2万美元,高于北京、上海(均为1.7万美元);劳动生产率方面,广州仅次于深圳、上海而居全国主要城市第三位;经济效率较高,资本投入产出率(GDP/固定资产投资)在全国20个主要经济发达城市中,居全国第二位;地均GDP产出率低于深圳、上海,但高于国内其它主要中心城市;在综合能耗水平上,广州万元吨标煤指标大大低于其它四个国家中心城市。

此外,作为经济效益的标志,广州规上工业经济效益综合指数长期高于北京和上海。总体上看,广州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较高,虽其数量竞争力有所弱化,但广州基本实现了对能源消耗达到全国最低,而人均产出和投入产出率接近全国最高。

此外,经济转型还体现在创新能力和创新成果转化利用上。科技创新一直是广州经济的一大短板,但经过近些年的努力,这种状况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和改善。截至2018年底,广州全社会R&D经费内部支出600.17亿元,比2000年的29.1亿元增长19倍,年均增长18.3%。2015—2018年,专利申请量累计45.4万件、年均增长39.0%,专利授权量累计23.8万件,年均增长33.7%,共有高新技术企业11707家、居全国第三位,国家科技型小企业备案入库企业8377家、位居全国各大城市第一。

(广州大学城中心湖)

全市共有包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83所,量质均居全省第一,在校大学生人数约114万,高新技术企业8690家,国家重点实验室19家,国家级众创空间53家,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26家,辐射多个产业领域。

截止到2018年底,在广州工作院士达到53人,其中含国外(或者境外)院士8人,中国工程院院士23人,中科院院士22人,另外,拥有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8家,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27家,国家重点实验室20家。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共956家,市级企业研发机构2425家。省级重点实验室233家,市级重点实验室165家。国家级、省级大学科技园8个。

良好的民生保障和高品质的公共服务彰显市民的美好生活
托起了一流城市的保障和根本

自“十二五”以来,广州在社会民生发展方面取得显著进步,特别是近几年,以“十大民生实事”工程为导引,广州加大了民生保障方面的投入力度,以2014-2015年为例,广州市本级财政用于民生及各项公共事业支出占市本级公共预算支出的比重高达76%以上,两年时间投入超过千亿元建设民生项目,涵盖文化、教育、医疗卫生、养老等十大社会民生领域,这与大多数城市财政支出仍以经济事务、基础设施为主形成了鲜明对比。

正是由于社会民生领域的大手笔投入,广州的民生发展指数才能够连续两年获得全国城市排名第一,这还是在广州地方公共财政收入十分拮据有限的条件下取得的。在切实提升民生保障能力方面,广州政府在慈善、社工和志愿服务发展方面取得良好工作效果。

在慈善领域,2019年4月市民政局印发《广州市实施“社工+慈善”战略工作方案》以来,广州已设立26个社区慈善捐赠站点试点,其中18个已正式运作,8个在筹备运作中。

例如,越秀区光塔街“圆梦光塔”党建公益慈善项目,通过“社工+慈善”方式,深入调研走访,摸查收集并确定困难群众的500个“微心愿”,将困难群众的实际需求与资助人的帮扶意愿、帮扶能力精准无缝对接。从化区依托社工站成立社区慈善基金,依托村委会成立乡村慈善基金,依托新乡贤设立专项慈善基金,有效激发了社区居民慈善意识和公益精神,推动了社区公益发展,打造慈善助力美丽乡村发展的新模式。

在社工领域,社工站标准化建设纳入了市政府重点督办工作范围,此项工作从2017年8月开展以来,完成了二批试点工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效,选拔培育了31名社工服务标准化建设指导专员,构建并统一了广州社工站(家综)视觉识别系统,初步形成了《广州市社工服务站服务管理标准》等多项标准,2019年8月被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纳入地方标准制定项目。


在志愿服务领域,自2019年6月试运行以来,广州公益“时间银行”(由广州市志愿者协会联合社会力量共同搭建的集志愿服务发布,志愿服务时数记录,志愿服务积分存储,积分捐赠和兑换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志愿服务信息化平台)已累计注册志愿者近5万人,发布活动(项目)1500多个,提供超过1.2万个志愿服务岗位,平均每月发布近400个,遍布我市11个区,通过APP上“点一点”(活动报名)、“扫一扫”(签到签退),即可方便快捷参与志愿活动,让志愿服务“看得见、摸得着”。

从城乡居民收入看,2019年广州市城镇常住居民和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65052元和28868元,分别增长8.5%和10.9%,居民收入与经济增长同步。就业持续扩大,全市新增就业33.73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2.15%,保持在合理区间。财政支出结构优化,全市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865.12亿元,同比增长14.3%。其中与民生有关的节能环保、科学技术和教育支出增长较快,分别增长1.2倍、48.9%和18.8%。

从城乡居民消费实力上看,消费在很大程度上代表着民生水平。近年来,广州经济发展面临下行的压力比较大,但广州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却一直保持强劲增长,稳居全国前三的位置,2019年1-11月,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9115.30亿元,同比增长8.0%。

(广州从化区特色小镇南平村)

近些年,广州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一直稳定在60%左右,在国内处于最高水平之列,这也同时表明,广州GDP大蛋糕构成中,绝大部分份额体现在了消费板块上,也就是用在了民生上。所以说,广州经济发展成果的福利溢出高,百姓获得感强,广州经济结构是一种更加体现民生主导型经济,经济成果转化为民生消费比重较高,说明广州不是“只长骨头不长肉的经济”。

广州在民生发展方面的成绩也获得了国际机构的关注和肯定。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了《2016年中国城市可持续发展报告:衡量生态投入与人类发展》,这份报告是基于人类发展指数和城市生态指数,对35个中国大中城市进行了定量分析,以评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其结果显示,在人类发展指数(主要由人均预期寿命、人均受教育年限等构成)这一关键指数上,广州以0.869排中国城市第一。

此外,广州在生态环境建设上也是不遗余力且成效彰显,从各城市环境质量统计公报数据比较来看,2018年,广州生态环境状况指数为68.54,高于北京(68.4)、上海(62.6)和深圳(67.33),在一线城市中排名居首,建成区绿化覆盖率为45.13%,仅略低于北京(48.4%),高于上海(39.1%)和深圳(45%)。

总之,广州这座千年商都凭借多年形成的综合优势和完备的产业体系基础,定能战胜疫情,迅速有力恢复经济,增进社会福利。

作者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陈文杰


原文链接:https://www.gzdaily.cn/amucsite/pad/index.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detail/1148281?site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