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ENGLISH
讲文明 树新风 Home / 讲文明 树新风
【形势分析】首批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出炉,广州入选!
2019-11-04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的通知》(发改经贸﹝2019﹞1475号),共有23个物流枢纽入选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附后),其中东部地区10个(天津、上海、南京、金华(义乌)、临沂、广州、宁波—舟山、厦门、青岛、深圳)、中部地区5个(太原、赣州、郑州、宜昌、长沙)、西部地区7个(乌兰察布—二连浩特、南宁、重庆、成都、西安、兰州、乌鲁木齐)、东北地区1个(营口),涵盖陆港型、空港型、港口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陆上边境口岸型等6种类型,区域、类型分布相对均衡,有利于支撑“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西部陆海新通道等重大战略实施和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



下一步,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有关部门通过召开现场会、推动建立国家物流枢纽联盟等方式,加强国家物流枢纽间的业务对接、标准协调和信息互联,加快构建联通内外、交织成网、高效便捷的“通道+枢纽+网络”物流运作体系,推动形成国家物流枢纽网络框架和基础支撑,促进区域均衡协调发展和全国统一市场建设,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基础。同时,抓紧统筹做好2020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


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

(排名不分先后)


所在地


国家物流枢纽名称


天津市


天津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山西省


太原陆港型(生产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内蒙古自治区


乌兰察布—二连浩特陆港型(陆上边境口岸型)国家物流枢纽


辽宁省


营口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上海市


上海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江苏省


南京港口型(生产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浙江省


金华(义乌)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江西省


赣州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山东省


临沂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河南省


郑州空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湖北省


宜昌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湖南省


长沙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广东省


广州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广西壮族


自治区


南宁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重庆市


重庆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四川省


成都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陕西省


西安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甘肃省


兰州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新疆维吾尔


自治区


乌鲁木齐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


宁波市、


舟山市


宁波—舟山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厦门市


厦门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青岛市


青岛生产服务型(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


深圳市


深圳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广州港


对于有效技术成果来说,需有相应的产业集群进行承载转化。


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有23个物流枢纽,涵盖陆港型、空港型、港口型、生产服务型、商贸服务型、陆上边境口岸型等6种类型。


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中心是指依托沿海、内河港口,对接国内国际航线和港口集疏运网络,实现水陆联运、水水中转有机衔接,主要为港口腹地及其辐射区域提供货物集散、国际中转、转口贸易、保税监管等物流服务和其他增值服务。


2019年4月,在广东省、广州市发展改革委的指导和支持下,“广州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以广州港集团为运营主体申报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项目。


广州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是以粤港澳大湾区核心的南沙港区为载体,核心范围包括已建成的南沙一期、二期、三期码头,江海联运码头,南沙保税港区的港口区和物流区,囊括正在建设的四期码头和国际通用码头、南沙国际物流园,及配套的物流园区及临近的驳船泊位,构成2149.5公顷的区块化范围。


广州港南沙港区位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几何中心,是国家一类开放口岸,具备“自由贸易试验区、保税港区、国家新区”三区叠加优势,集港口装卸仓储基础功能,多式联运、保税物流、信息服务等枢纽功能,产业融合、创新赋能等特色功能于一体。


借助该枢纽建设,将广州港南沙港区打造成华南多式联运(水水中转,海铁联运)示范区和东南亚地区对接泛珠三角地区、西南地区的海铁联运枢纽,进而成为连接中东欧地区最佳衔接点之一。


广州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建设是服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战略的重要举措,将进一步夯实广州港在全国沿海港口主枢纽港的地位和门户枢纽的作用,助力优化区域产业结构和空间布局。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背景下,广州筹谋增强国际航运综合服务功能。


9月3日,广州市政府常务会审议通过《广州市关于提升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背景下增强广州国际航运综合服务功能的工作方案》(下称《工作方案》),从10方面提出29条举措,对如何增强国际航运综合服务功能进行了详细部署,并提出诸多具体目标。


这其中,针对基础设施建设,广州将研究推进20万吨级航道、南沙港区国际通用码头、南沙港区五期集装箱码头等建设;业务方面,则强调要做大做强集装箱、汽车和粮食业务,以及通过内外贸并举发展集装箱业务,打造华南地区的集装箱调拨中心。


近年,从加速经济社会发展和提升城市功能地位出发,广州极其重视航运发展,先后提出建设国际航运中心、国际航运枢纽等诸多目标,并两度出台相关“三年行动计划”。


当前,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进一步指明了广州航运发展方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提升珠三角港口群国际竞争力,并进一步明确,增强广州、深圳国际航运综合服务功能,进一步提升港口、航道等基础设施服务能力,与香港形成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港口、航运、物流和配套服务体系,增强港口群整体国际竞争力。


此番,从《工作方案》来看,广州港被视为广州打造国际航运中心的重要支撑,并强调推动广州港的可持续发展,首先要促进老港区转型与新港区建设步调一致,确保新增港口通过能力及时承接老港区货运功能转移。近期,广州将重点推进内港港区和黄埔港区老港作业区转型升级,黄埔港区新港作业区维持现有功能,根据港口规划逐步推进转型发展。


同时,南沙龙穴岛是中远期大湾区、南沙自由贸易港建设发展重要依托,将加强港口深水岸线资源保护,且在老港区转型升级过程中要适度保留港口应急等功能和港口航运文化元素。


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广州将研究推进广州港小船航道、20万吨级航道、南沙港区驳船候泊锚地、南沙港区国际通用码头、南沙港区五期集装箱码头、小虎岛LNG码头建设。


业务方面,《工作方案》强调,要做大做强集装箱、汽车和粮食业务。通过内外贸并举发展集装箱业务,打造华南地区的集装箱调拨中心。同时,开展汽车运输、贸易服务等业务,打造沙仔岛汽车综合物流产业及服务基地。此外,依托南沙粮食码头、新沙码头、新港码头等物流节点,加快推进粮食物流园区建设;大力发展船舶及邮轮游船产业,包括以龙穴造船基地、大岗重型装备产业园为载体,重点发展高端船舶制造、高价值船用设备和配套产品及售后服务产业;支持发展“邮轮+游船”“邮轮+游艇”等水上休闲旅游等。


《工作方案》还透露,广州将加强珠江游与岸上旅游资源和邮轮、游艇等水上旅游业务的联动发展,并采取资产划拨或者资本股权合作等多种方式,整合现有珠江游资源和市属国企运营主体,提升城市服务品质和水平。同时,加快琶洲客运口岸码头等项目建设,构建游船航线、湾区高速客轮航线、邮轮航线综合立体水上客运网络,奠定海岛游开发基础,打造粤港澳大湾区游船、邮轮、游艇、高速客船、客运码头等水上休闲旅游服务体系。


广东省12家港口定位出炉

3月29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广东省推进运输结构调整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该方案对广州省内水运、铁路、多式联运的调整升级做出了详细规划,方案表示,到2020年广东省全省水路货物运输量预计达到11.5亿吨,较2017年增长约20%;全省铁路货物发送量预计达到9960万吨,较2017年增长15%以上;重点港口集装箱铁水联运预计达到45万标箱,较2017年增长150%以上。


对于广东省内12家港口的功能布局,《方案》做出了明确规划:


广州港:巩固和提升广州港作为内外贸集装箱干线港、煤炭和散粮中转港、商品汽车滚装运输枢纽港;


深圳港:作为全国外贸集装箱干线港;


珠海港:作为煤炭中转港和外贸进口铁矿石接卸港;


汕头港:作为粤东区域集装箱和煤炭中转运输的公共物流枢纽港;


惠州港、揭阳港:作为外贸进口原油接卸港;


佛山港:作为粤港澳大湾区主要集装箱喂给港;


东莞港:作为内贸集装箱干线港、煤炭和散粮中转港、商品汽车滚装运输枢纽港;


湛江港:作为外贸进口原油及铁矿石接卸港;


茂名港:作为承担煤炭、原油等大宗散货运输的综合性港口;


肇庆港:作为珠三角连接大西南地区的水运集散中心;


清远港:作为大宗货物水路运输集散港的作用。


到2020年广东全省港口货物吞吐量预计达22亿吨,其中集装箱吞吐量预计达到6800万标箱。


对于此次十二大港口功能布局的明确,大有深意。


以干线港为例,是指客货运输量较大, 可以提 供全方位服务的跨省、跨地区线路的重要港口。


根据《方案》,广州和深圳两港并列为外贸集装箱干线港。同时,广州港还承担了内贸集装箱干线港的重任。


根据港口圈数据,2018年,深圳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574万TEU,广州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191万TEU,其中内贸箱占超50%。分列全国第三和第四。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中对于广州港的内外贸干线港这一地位,是要“巩固和提升”。这一措辞,也微妙地显示,广东省或将进一步加快广州港集装箱的发展步伐。同时,还明确了煤炭和散粮中转港、商品汽车滚装运输枢纽港的地位,这也就意味着广州港的功能定位更加丰富。


为何要“巩固和提升”呢?从“巩固”来说,2018年,广州港完成内贸箱吞吐量超超1000万标箱,其内贸箱干线港地位不言而喻。同时,广东省还要发挥东莞港内贸箱干线港的作用,2018年东莞港完成内贸箱333万TEU。而2018年以来,两港频频示好,如果最终东莞港被收入广州港同一阵营,后者内贸干线港的地位将得以进一步巩固。


提升外贸箱干线港地位这一说,可以对比一下广州港与深圳港的外贸航线。2018年,深圳港开通近240条外贸航线,全球三大航运联盟多条航线挂靠在深圳蛇口和盐田两港。反观广州港,共开通203条航线,其中外贸航线103条。仅从外贸航线上的对比,深圳港超广州港一个身位。据此,提供更多资源给广州港,提升其外贸集装箱干线港地位也就不言自明。


《方案》还表示,珠海港、湛江港都将作为煤炭和铁矿石的接卸港。我们知道,目前湛江港已经被招商港口收入阵营,广州港则与珠海港签署战略协议。一旦最终形成东西部港口集团,珠海、湛江两港分属两大阵营,势力则相对平衡。


港口圈认为,《方案》中对广东省内各港口进行了详细的定位规划,明确了各港口在省内港口群中的服务侧重点和发展方向,有效地避免了以往各港口经济腹地重合、服务范围模糊导致的不良竞争,省内港口各司其职有序发展。


对于广东省港口整合方案,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在《关于政协广东省委员会十二届一次会议第20180201号提案答复的函》中表示,交通运输厅已形成了《广东省港口资源整合方案》(稿)。整合方案提出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导、市场运作为主的原则,以广州港集团、深圳港口集团(深圳市内部整合组建)为两大主体,分区域整合沿海14市及佛山市范围内的省属、市属国有港口资产。


广东省港口岸线总长达21公里,省内港口数量众多,以广州港、深圳港、珠海港、东莞港、汕头港、湛江港等为龙头,辐射华南、西南,并牵手香港服务全球。但广东省内的各港口运营方各有不同,涉及央企、国企、民企、港资等各方资本与多家上市公司,难以统一协调整合。而且在“一城一港”的建设模式下,区域港口也出现了同质化竞争激烈、公共资源配置不优等问题,导致广东省现代港口物流、现代航运服务业发展较为缓慢。2017年,广东省计划推动港口整合后,如何让省内港口“握手言和”就成为最大的难题。


本文来源:GBA资讯站、港口圈、深圳商报、国家发展改革委、信息时报等


图片来源:南方网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ForOFche2S4e1WC4XD69A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