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ENGLISH
专家观点 Home / 专家观点
李燕:追溯商都文化基因 优化广州营商环境
2020-08-26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追溯商都文化基因 优化广州营商环境

广州日报 A9 理论周刊  2020-08-24


  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广州经济运行基本恢复。广州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当季广州地区生产总值增速转正,同比增长0.9%,三次产业增加值增速全面实现正增长。千年商都的深厚历史底蕴,为当代广州带来相对优质和稳定的营商环境,这是广州在当前疫情经济复苏中表现出色的一个重要原因。


  持续时间长:两千年商贸传承从未间断


  广州是典型的因港而兴,因商而立。作为港口,广州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先秦。秦汉时期广州(番禺)就是全国九大经济都会之一,以"珠玑、犀、玳瑁、果、布之凑"而闻名。三国以后,南海新航路的开辟使广州名副其实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港。隋唐时期广州是全国第一大贸易港,具有"雄蕃商之宝货,冠吴越之繁华"的经济实力。宋元时期广州仍然兴盛,是"蕃舶凑集之所,宝货丛聚"。明清全国大部分港口都被关闭或禁止对外贸易,唯有广州长期保持一口通商的垄断地位,商贸与城市繁荣达到顶峰。1850年在世界城市经济十强中,广州名列第四。近现代以来广州作为贸易港的地位虽有所下降,但商贸文化成功实现转型。2011年至今广州多次蝉联福布斯最佳商业城市,就是最好的证明。凭借古代海上丝路贸易主港的优势,广州历史上商贸文化的传承几乎从未间断。两千多年城市商贸活动的延续,持久而稳定的保持繁荣,这是中国甚至世界城市发展史上少有的案例。


  影响力深远:古代中国向世界开放的海上门户


  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主港,广州也是早期全球经济文化大流动的枢纽节点。从广州出发的印度洋航线可通达亚、非、欧三大洲,19世纪后的太平洋航线直抵美洲。来自世界各地的进口商品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出口商品都在广州集散,广州参与的是世界市场网络中的商业流通和贸易循环。唐代广州是阿拉伯人眼中最大的商业中心,号称"雄蕃商之宝货,冠吴越之繁华";宋元时期的外国人游记中,广州是世界大城市之一,城市优美,为世界各大城所不能及。明清以来广州的对外贸易对象转为欧美国家。因此,作为西方人地理想象中最古老的东方贸易口岸,明清广州的英译名"Canton",至今仍然在英语国家中具有很高的认知度。历史上的广州,曾经是世界性的贸易大城市,因此也曾经具有世界级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与东南亚、南亚、东非、欧洲、美洲等许多海洋国家都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联系。这是当代广州建设国际性营商环境的优势资源。


  始终保持开放:一直处于与外界的互动之中


  两千多年来广州的城市发展几乎一直保持着对外开放和与世界的交流互动,开放与包容是广州最显着的城市特征。不同于古代中国大部分地区经济文化的自给自足,广州虽偏处生产力水平低下的岭南地区,但负山带海、三江交汇的地理优势却赋予广州内通外达、面向更广阔世界的发展机遇。有史记载以来,广州一直都是面向海外异域开放,主动(如唐宋)或被动(如明清)地接受外来文化的融入。广州的商贸文化因此具有高度的外生性和开放性。近代,广州是中国"睁眼看世界"的窗口;当代,广州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和试验区。每一次历史变迁和社会转型,广州都因为开放和勇于创新,走在时代的潮流前端。从两千多年的城市发展史来看,正是与外界的交流与互动,奠定了广州的城市发展和进步,也造就了广州商贸文化的特殊属性:它不仅是一种世俗文化、市井文化,还是一种与全球化进程紧密相连的外生型文化,多元、开放、包容。开放包容、宜居宜业的城市环境,是吸引全球高端资源要素流动的关键性要素之一,这已经是国际共识。因此,广州两千多年来所保持的开放性,无疑也是广州建设国际性营商环境的优势条件。


  历史上高度国际化:"外国衣装盛"


  与高度的外生性和开放性相对应,广州历史上也是高度国际化的城市。早在唐代,广州就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规模巨大的外国人居留地"蕃坊";宋元以来还增加了为外国居留者专门设立的法规、制度以及蕃市、蕃学等附属设施。古诗中"外国衣装盛,中原气象非"的描述,充分体现了广州历史城市景观中的国际化现象。广州历史上高度的国际化,还充分体现在蕃汉杂居的城市人口分布和空间利用方面。如明清以来尽管政策趋于保守,奉行"化外人,法不当城居"的规定,但广州"一口通商"的特殊性质仍然带动了城墙之外、以十三行和各国夷馆为核心的整个西关地区的崛起,并在清末民初发展成为广州的人口、经济和文化重心。总的来说,历史上的广州是高度国际化的城市。当代的广州要建设国际化营商环境,或可从国际化的历史根源中寻找思路和突破。


  本质性的建构意义:城市发展的核心驱动力


  广州是典型的因商而立、因商而兴。以港口为核心的商业和贸易,是历史上的广州最主要的城市经济活动,也是城市不断向前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商贸优势和市场的基因深深根植于城市两千多年的历史进程之中,构成广州城市文化的本质和基底。近现代以来,尽管商业业态不断地推陈出新,全球化和现代性不断地冲击和改变着城市传统的生活方式,但广州历经千年的商贸文化传统和精神内核仍然延续并且坚韧。在广州,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底层小商铺、小摊档,密度之大,便利度之高,都是其他城市难以见到的。热闹而不喧嚣,温暖而充满人间烟火气,这大概是广州商业文化和商业精神的最直白表现。居留在广州,很容易就能感受到的宽容、平和的城市气质以及明显的商业意识、规则意识、契约精神和服务意识等,也都折射出广州商贸文化传统的潜在力量。这种商贸文化传统也深刻影响着广州的社会和政治生态。广州廉洁高效的政府服务、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等都融合了一定的历史惯性和商业文化精神的影响。


  总的来说,广州历经两千多年的城市建构所形成的千年商都文化软实力,尽管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发生了变化,但就其内涵和意义仍然保持了历时而不衰的连续性、稳定性和传承性。对广州千年商都历史内涵和属性的总结,既是为商业文化正名,提升广州城市文化自信,也可为广州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提供历史经验、拓展工作思路。


  (作者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李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