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ENGLISH

张 强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广州城市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专家观点 Home / 智库成果
张强:打通创新链条 带动产业共振
2019-06-19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原标题:广州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 激发创新发展新动力 打通创新链条 带动产业共振  广州日报 A3     2019-06-19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广州要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广州是华南地区科教中心,近年来积极推动“科学发现、技术发明、产业发展、生态优化”创新全链条发展,在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大历史机遇面前,广州将在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上下功夫。在推动高质量发展、实现老城市新活力的进程中,广州应如何进一步激发创新动力、深化科创合作、形成产业共振?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广州城市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张强应邀参加了2019年6月19日《广州日报》A3版“抢抓大机遇 焕发新活力”坐言起行大讨论圆桌会,观点摘录如下:


张强: 广州本土知名创新型巨头企业较少,致使广州无法依托大型头部企业的资源、网络和资本优势,大规模投资孵化、裂变衍生出高估值的科技“小巨人”企业。高估值科技企业的成长需要多轮不同阶段的融资支持,广州的风投创投机构数量、资本规模仍有待提升。


主持人:在穗的高校、科研院所众多,但以往更关注论文发表及专利产出,科技成果转化率不够高,这也是我国高校及科研机构一直存在的普遍问题。如何更深入开展院地合作,激发在穗高校院所、科研人员的创新活力,使实验室成果能够成为市场的创新产品?


张强:广州的研发创新资源多集中于体制内的高校、科研院所。广州市社科院软科学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在广州19家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中,依托于科研院所的有6家,依托于高校的有10家,真正依托于企业的只有1家。相对于目前技术大变革及技术发展市场化而言,技术创新资源配置有些错位,过度集中在体制内的事业单位和科研院所。


另外,广州密集的技术研发机构和智力资源,与未来产业技术发展需求也并不完全匹配。据广东省科技厅统计资料显示,广州的国家级工程技术开发中心和国家级重点实验室中,生物技术与医药相关技术开发中心或重点实验室数量最多,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基本形成了生物技术与医药的研究与开发、产业承载较为完备的技术链。但其他相关产业核心关键技术领域研发基础较为薄弱,如作为广州第一支柱产业——汽车制造业在发动机、无人驾驶等核心技术领域缺乏重量级研发机构,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中的5G、芯片、AR/VR、量子信息、导航等也缺乏国家级研发平台,而作为NEM产业中的石墨烯、氢能源、光材料、可燃冰等更没有多少代表国家水平的研发机构,这也是我国许多产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主持人:企业是创新的主体。2018年,广州新增高新技术企业超过3000家,总数从2015年的1919家增加至2018年的1.1万家,稳居全国第三;科技创新企业超过20万家。但是我们也留意到,广州的科创企业“星星”多、“月亮”少,新兴产业中的龙头企业凤毛麟角,10亿美元以上估值、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科技企业也不多。如何加快培育壮大广州的科创企业?


张强:加快培育壮大一批高科技、高成长、有望成为世界级高科技龙头的企业,对于广州深入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有重要意义。


近年来,广州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实现爆发式增长,但是当中的精英标杆企业和细分行业龙头企业成长相对缓慢,主要表现数量偏少、平均估值偏低、行业分布较传统等特点,主要分布在电子商务、互联网、大健康、生活服务等领域。


广州这类“双高”企业发展相对缓慢,缺乏大型平台式头部企业是首要原因。从近几年的实践数据看,我国依托大型平台式头部企业孵化或投资产生的估值10亿美元以上的科技企业,占全国这类企业总数的近50%。广州本土知名创新型巨头企业较少,致使广州无法依托大型头部企业的资源、网络和资本优势,大规模投资孵化、裂变衍生出高估值的科技“小巨人”企业。此外,高估值科技企业的成长需要多轮不同阶段的融资支持,广州虽然从战略上确定了建设国际风投创投之都,但风投创投机构数量、资本规模仍有待提升。


对于加快培育壮大高估值、高成长科技企业,我有几点建议。一是制订专项培育计划,将培育体系细分为三层,建立评审机制,完善金融及政策扶持。二是加强对头部企业的扶持与引导。加大力度培育、引进创新型头部企业,依托头部企业构建完整的产业生态,带动垂直细分行业投资、孵化新企业;此外,也应考虑激励、挖掘部分国有企业集团的投资孵化潜力,如广州无线电、广州医药、广州汽车集团等,发挥其科技、资本优势催生一批垂直细分行业的科技企业。第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在构建、完善科技金融支持体系上下大功夫,包括扩大政府引导基金的设立规模和支持力度、提高政府引导基金的风险容忍度,精心打造科技金融载体和平台,如建设创投小镇、风投大厦、基金大厦等,探索设立私募股权交易市场、成立广州市中小微科技企业上市促进服务平台等,积极衍生发展平台金融。此外,注意发挥协会作用,主动对接引进国内外顶级投资机构等。


原文链接:http://gzdaily.dayoo.com/pc/html/2019-06/19/content_111379_613410.htm 

(摘自: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