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ENGLISH
研究报告 Home / 智库成果
哲文所:加强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的对策
2019-01-18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传承和发展,对民族复兴和社会发展意义重大。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日益受到重视。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提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广州作为国家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有着极为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传承发展广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广州文化的独特魅力,提升城市的文化软实力和竞争力,是新时期广州城市建设的重要任务。


//
一、推进非遗传承人保护支持机制建设
//
1、多方位完善非遗传承人认定机制


在现行体制允许的范围内,对一些集体传承的非遗项目试行“团体认定”方式。对民间传说等民间文学类非遗项目,以及岁时节庆、民俗仪式等民俗类的非遗项目,将“团体认定”作为一种补充认定方式,发挥集体传承的力量。如中秋舞火龙非遗项目,可以将其发源地白云区均禾街、白云湖街等社区补充为传承团体。同时,对一些濒危的非遗项目,设置代表性传承人和非代表性传承人两类主体,规定不同扶持标准。对于前者可以从严认定,如规定技艺熟练精湛、具有权威性和影响力、传承谱系清晰等条件,后者则可只要求技艺熟练精湛。

合理确定传承人认定数量。对目前广州因主体资格限制而传承人数量较少的非遗项目,如民间文学、民俗类非遗项目,增加一定数量的“团体认定”名额。对濒危的非遗项目如牙雕、榄雕等,适当提高传承人认定数量,形成群体传承优势。

完善多渠道的认定启动机制。构建适当的发现、推荐非遗传承人的个人和单位的激励机制。在评定市级传承人时,除政府组织申报外,试行由传承人直接登记的方式,作为现行认定制度的补充程序。


2、完善对非遗传承人的扶持机制


完善扶持的范围。对于非认定的非遗传承人,目前正在制定的《广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法》(以下称《办法》)可考虑将其纳入扶持范围,或另行制定办法对其予以扶持。对传承人的培训支持以及对非遗创新的奖励等,应在正在制定的《办法》中作较为具体明确的规定。

加大扶持的力度。正在制定的《办法》对市各级政府财政预算中单独列出专项资金用于支持非遗传承人,以及税收等财政领域的支持,应有较为具体且可操作性强的规定。制定政策,以购买成果的方式,专项定点扶持非遗传承人出精品,重点扶持濒危项目;作品著作权归非遗传承人,所有权归政府;作品在博物馆常年展出,政府也可为作品的展卖、拍卖搭建营销平台,回收资金,用于支持再创作。


3、完善非遗传承人的退出机制


制定具体措施,按非遗类别成立考评专家委员会,结合传承人年龄等实际情况,对市级非遗项目传承人在从事活动、人才培养、资料整理、传播活动等方面的工作进行多轮评估,不合格者视情况予以警告或取消资格的处理。对濒危项目或年事已高、技艺突出的非遗传承人,制定特殊的考核办法。


//
二、加强非遗知识产权保护
//
1、制定非遗项目标准


非遗的知识产权保护以项目标准为基础。制定规划,由质监部门牵头,联合市非遗主管部门、行业协会和高校,组织专家和非遗传承人,结合不同非遗项目的特点,制定非遗项目的质量标准和行业标准。在为非遗知识产权保护提供依据的同时,有效维护非遗产品消费者利益,为识别、监管、仲裁工作提供依据。


2、制定地方性的保护条例


优先考虑出台传统美术、传统技艺、传统医药等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非遗项目的单行保护条例。对无作者的民间文学艺术,尝试制定具有知识产权特征的文化财产权保护条例,规定相关救济措施。从法律角度认可非遗的创作者和传承人所应享有的权利,鼓励公平合理的利用方式,防止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不当利用和得利。确立非遗项目的开发准入审批和使用许可制度。强化商标注册制度。将对非遗项目的保护扩大延伸到艺术表达形式及思想精神等内容的保护范畴,并寻求可行的实现渠道。


3、加强专业培训,提高知识产权保护意识


培养高素质的非遗从业人员,对非遗知识产权保护进行专业化指导。定期组织知识产权保护的宣传培训班,加强非遗保护工作人员和代表性传承人的知识产权保护观念。


4、健全文化保障体系,打通非遗维权渠道


组织各个行业的专家,成立专家委员会,帮助非遗传承人提高对非遗价值内涵的认识,树立非遗保护的自我意识,对非遗的合理开发利用进行指导和参谋,在产品质量、包装设计、经营模式等方面提供决策咨询。通过相关社会组织成立维权中心,在非遗传承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时提供法律支持,作为被侵权人代表出面进行协商、沟通。


5、建立监管机制,加大处罚力度


正在制定的《办法》应具体规定政府的监管责任和义务,明确政府的行为规则,并建立区一级的非遗保护工作部门联席会议工作制度,加强联合监督,落实对非遗知识产权侵犯行为的惩罚。


//
三、提升“非遗+旅游”的发展水平
//
1、推进体验式非遗旅游


创新旅游项目。一是提升创意,打造参与民俗表演的旅游体验项目。二是围绕手工艺精品、手工艺制作过程、手工艺历史文化进行展示,以“前店后厂”式、院落式、社区旅游等空间开敞型的旅游组织方式,进行制作过程现场展示、专业人员讲解、亲自体验手工艺制作、与手工艺人互动交流等动态性的旅游体验活动。三是利用现代科技,开发广州非遗资源,构建虚拟世界旅游项目。如在博物馆、展览馆或特定景区,运用VR等虚拟技术,让游客进入虚拟的、叙事性的旅游空间,全方位体验非遗文化。此外,还可开展游学参观、文化体验、古村活化游、定制主题游等旅游服务,为非遗爱好者们提供互动和交流的平台。

制定差异化的体验式非遗旅游规划。根据广州各区及各旅游景区的非遗特点,确定其核心非遗元素,提高其旅游辨识度,锁定特定的游客群体,有针对性地设计个性化的旅游产品,打造具有鲜明的非遗主题特色的旅游模式。以广州2017年公布的九大“商旅文”融合重点功能区为例,西关商旅文活化提升区可围绕“三雕一彩一绣”提炼体验式非遗旅游的主题项目,如以西关大屋和运用广绣技艺制作的龙凤裙褂婚服为特色的传统婚礼体验、以及广彩、核雕等传统手工艺体验活动;黄埔海丝之路文化旅游商贸合作区,可以将该区特有的扒龙舟、波罗诞等非遗项目定位为其非遗旅游的主题。


2、开发富于创意的非遗旅游纪念品


鼓励有创意的非遗旅游纪念品申请外观设计专利,加强对非遗旅游纪念品的知识产权保护。组织非遗旅游纪念品创意设计竞赛,发掘优秀创意和创意人才。对优秀的创意人才,为其提供创业条件;对优秀的创意,可帮助联系相关企业或机构将其创意转化为非遗旅游商品。将非遗旅游商品的推广与历史文化旅游线路相结合。运用微信等新媒体、新技术手段,让游客通过扫描非遗旅游商品包装或说明上的二维码,进入一个既具有岭南文化特色又能为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所理解的声、影世界,丰富和创新广州非遗文化的体验方式。


3、建立非遗保护部门与旅游部门的合作机制


出台政策,鼓励旅行社与非遗保护部门合作,共同开发非遗旅游线路,提升旅行社产品的文化内涵,促进广州非遗的传播和传承。例如,广州非遗中心目前策划的西关十三行非遗体验游、海珠区琴心之旅、南沙区水上居民非遗游等非遗旅游线路,既可以通过旅行社进行单独推广,也可以融入旅行社的常规旅游线路中。非遗保护部门还可利用专业和资源优势,根据旅行社的需要,为旅行社设计非遗旅游线路,提供非遗资源,共同开发深层次的非遗旅游产品。

建立旅游与非遗保护的反哺机制。在非遗保护部门与旅游部门合作开发非遗旅游线路的基础上,出台政策,规定将非遗旅游收入中一定比例的资金用于建立市非遗保护工作专项基金,形成广州文化旅游产业和非遗之间的优势互补和互动发展。非遗保护工作专项基金的利用,应向基层非遗保护部门倾斜,充实基层非遗保护力量,鼓励基层非遗保护部门培训社区居民的非遗保护、推广、传承意识和能力,推动社区参与非遗的传承发展。


//
四、推进非遗与科技的进一步融合
//
1、完善非遗保护的数字化管理制度


贯彻参与式数字化保护理念。制定方案或细则,赋予非遗拥有者和传承人参与数字化保护的责任和权利,规定非遗拥有者和传承人应全程参与相关非遗数字化项目的方案制订、内容选取、录制和拍摄计划、具体步骤及生产和实施过程,并享有获得非遗数字化创作的报酬的权利。

公共服务平台建设方面。加强数据库建设的标准化和规范化建设,制定出台较全面的市非遗数字资源采集、加工标准和规范。联合市内博物馆、图书馆、文化馆及有关高校,借助其专业研究能力,共同建设市非遗数据库、非遗网站及常态化的虚拟展厅,形成立体化保护体系。

加强对非遗项目的数字化管理。建立数字化管理模式,进行非遗项目的结构化管理、过程管控,以及非遗项目、传承人、非遗资料的一体化管理;同时,统筹优化利用有关稀缺资源,如榄雕的原材料等。协助非遗传承人和保护单位运用数字化等技术,实时记录顾客消费时留下的痕迹,对消费者的需求、消费模式、购买方式等特征作出科学分析,为用户定制产品。


2、分阶段实施非遗数字化保护规划


建设非遗传承人的数据库。分类、分步骤开展传承人(尤其是濒危项目的传承人)的信息的数字化管理和保护,详细记录其个人基本资料、技艺成果、技艺的特点等信息,并通过文字、语音、视频等对其承载的非遗记忆进行分类采集和记录。

设计推广广州非遗数字地图。设立专项行动,组织非遗、地理和数字技术方面的专家,以广州非遗数字资源为主要内容,根据非遗项目实体在广州各区、县的地理分布,研发设计广州非遗数字地图。在此基础上,将广州非遗数字地图运用于非遗的学习、传承、查找等公益性服务,如在图书馆、博物馆、文化馆及学校教育进行展示性和互动性应用。同时,提升和完善广州非遗数字地图的功能,进行创意加值,如旅游交通导航、文化旅游购物、地理信息定位等。


3、利用科技手段优化非遗宣传、传承措施


建立数字化非遗展览馆、博物馆、体验馆。制定规划,引进专业的技术和人才,搭建广州重点非遗项目的数字博物馆、展览馆,对非遗项目所涉及的历史流变、传承人档案、传播方式、制作工艺、所需材料等全过程进行数字化转换,通过高清晰扫描技术、虚拟3D技术、音频解说等技术,将非遗展示动态化、立体化,以活态文化的方式展示广州非遗项目的具体内容和精髓,利用网络技术实现非遗项目的跨时空宣传和传播。数字化非遗体验馆可以单独建设,也可以作为数字博物馆和展览馆的一个附属功能。借助VR(Virtual Reality)等现代技术,营造虚拟而完整的非遗文化空间,利用非遗项目的内容,让参观者获得身临其境的体验感、互动感。

开发动漫技术的非遗数字化宣传功能。利用广州发达的动漫业的优势,设立专项行动规划,联合非遗传承人、动漫创意人员和企业,制作独具广州特色的非遗宣传普及动漫系列片,可用于学校、社区以及各类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的非遗普及教育。鼓励开发非遗主题的数字游戏,将非遗项目内容嵌入游戏之中,在关注非遗信息的真实性和知识深度的基础上,有机融合数字游戏与非遗传播,引导新生代对非遗的认知、理解与认同。此外,在数字化非遗博物馆和展览馆的展示中,也可引入动漫创意。

探索数字化非遗传承。设立项目,联合高校研究人员和非遗传承人,尝试将数字化技术作为非遗传承的辅助手段,并可进一步研究通过数字化技术改进非遗的口述、身传、心授等传承方式的可能性和途径,以缩短传承周期,提高传承效率。


//
五、加强非遗人才队伍建设
//
1、实行非遗青年人才“定制式”培养


依托学校学科专业优势和非遗项目需求,创新非遗青年人才培养模式。传统美术、传统技艺方面,出台政策,鼓励已设置工艺美术专业的广州市轻工技师学院和已开设广彩、广雕、广绣课程的广州美术学院等院校,与相关企业和单位合作,定向培养具有创新能力和市场意识的青年工艺人才。传统医药类非遗项目方面,出台政策,鼓励相关企业和单位根据自身需要,与省内外有专业优势的中医药学院合作,制定后备人才培养长期规划,定向培养面向社会、注重实践、具有创新能力的青年非遗后备人才。

高校与用人单位共同制定“定制式”人才培养计划,在基本教学课程中嵌入企业元素,按企业需求培养人才。在学习的后半期,“定制式”学生修习根据行业、企业要求所提炼出的课程,并在企业参加顶岗实习;也可灵活安排进程,部分课程在学校完成,部分课程在企业完成,分别由专业教师和企业人员承担教学任务。


2、培训非遗传承人


根据非遗传承人实践能力强、学历层次低、创作题材老化、偏离现代生活等较普遍的现实问题,与相关高校合作,有针对性地开设具有大专学历及以上的传承人成教班,不定期举办非遗传承人群研培训班。

制定广州非遗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委托高校,利用寒暑假举办普及培训班,使非遗传承人群培训工作成为政府的一项常态化工作。授课主体以高校老师为主,可邀请部分非遗项目的传承人或大师为学员授课或进行交流。计划可从传统美术、传统技艺传承人群开始,逐渐扩充到其他非遗项目的传承人群。分层次进行培训。


3、加强“非遗进校园”的师资力量建设


利用广州非遗方面的教育优势,成立非遗教育教研机构,组织教师进行培训。中小学层面的教师培训,可依托市、区教师进修学校。一方面进行非遗知识的普及性的系统培训,从根本上形成保护非遗、重视非遗教育的思想观念;另一方面,根据教师的特长和能力进行有针对性的非遗技艺技能的专项培训,如培训美术教师学习广彩等传统技艺,培训体育老师学习扒龙舟、舞狮等非遗技艺,培训音乐老师学习传统音乐、曲艺、戏剧等表演艺术,培训语文教师学习民间文学等非遗项目内容,使各科教师掌握一些与自己教学领域相关的非遗技艺或知识。

组织教师深入田野,深入到非遗赖以生存的文化空间,鼓励他们积极开拓非遗教学的第二课堂。同时,经常开展教学观摩,组织教师到非遗教育特色学校参观、交流等,多渠道提升教师的非遗素养。


4、加强非遗保护管理人才队伍建设


引进非遗保护管理人才。重点引进既受过非遗专业训练又能结合实践、具有非遗保护管理经验的高素质人才。

加强现有非遗保护管理人员的培训。充分发挥市、区非遗保护中心组织人才培训的职能,依托广州高校举办定期或不定期的非遗保护管理人员培训班,培训内容包括非遗理论、实践经验和发展前瞻等方面,在此基础上,逐步建立非遗保护管理人员的培训上岗制度。

此外,打破职称瓶颈,提高基层非遗保护管理人才的待遇,稳定基层非遗管理队伍,也应是广州非遗管理人才队伍建设的重点。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iKi4e1d9a90hJDpdnCWcGQ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广州社科在线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