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ENGLISH
研究报告 Home / 智库成果
金融所:扩大广州固定资产投资的思路与对策分析
2019-01-18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固定资产投资是以货币形式表现的建造和购置固定资产活动的工作量和相应的费用变化情况,是社会固定资产再生产的主要手段。当前,广州固定资产投资虽然继续保持总量增长,但增速下滑趋势已经明显,投资规模与增速均不具优势,筹资难度加大,有效投资不足。扩大固定资产投资,一方面,要通过拓展投资发展新空间、促进经济增长点强化投资、积极支持民间投资等方式来扩大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另一方面,要通过提高资本配置率、调整投资结构等方式提高投资质量。


以“大广州都市圈”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吸引和扩大高质量投资


从国际大都市建设经验上看,广州要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和国际大都市,在“1+7”城市圈(广州与佛山、肇庆、清远、东莞、惠州、韶关、中山共7个市接壤)的基础上推进“大广州都市圈”格局,为2.15万亿经济总量的广州谋发展空间,并以此融入粤港澳大湾区,作为建设国际大都市的基础,形成以广州为核心的“广州——珠三角都市经济区”,使原来并无行政归属关系的珠三角各个城市结成组合化的城市群体,形成珠三角的“大广州区”和以广州为中心的“大广州城市外围区”,以此来吸引高质量投资。一是围绕基础设施、产业布局、城乡规划、公共服务、金融服务和环境保护实现粤港澳大湾区一体化;二是推进珠三角轨道交通一体化;三是以广州区域金融、商贸、航运和知识创新中心为龙头,以广州为经济枢纽,以“1+7”城市圈串联而成中国南部珠江口沿岸专业化、集约化、组合化的城市经济区,进而成为中国人口密度最高、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以国际商贸中心、国际航运中心、金融中心和知识创新中心建设为投资重点,提升城市综合竞争力

1、以“四个中心”建设为投资方向,形成强大的经济带动能力


以大型海港、空港为基础,建设国际商贸中心、国际航运中心、金融中心和知识创新中心,形成广州强大的经济带动能力。(1)国际商贸中心。近期以珠江新城、琶洲—员村地区、白鹅潭、白云新城、番禺新城等五大新功能区建设为重点,全面提升商贸中心能级;长期以建设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为重点,将其打造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更大空间尺度的中央商务区,进一步提升广州作为国际商贸中心在全球的影响力和品牌,把广州建设成为面向东南亚、南太平洋地区的国际性商贸中心城市。(2)国际航运中心。依托广东自贸区(南沙)之优势,近期以广州港南沙港区和白云空港第四、第五跑道建设为重点,远期以广州第二机场和桂山岛国际航运中心建设为重点,沿珠江向广西、贵州延伸发展,沿北江向江西、湖南延伸发展,以取得广州海港、空港的压倒性优势,形成“海上丝绸之路”第一大港和国际枢纽型城市。(3)金融中心。近期以加快建设国际金融城为重点,中远期以建立南沙自贸区之金融开放区为重点,打造广州金融中心新载体,把广州建设成为联通港澳、服务全国、影响东南亚、南亚和南太平洋地区与国际接轨的重要金融中心,与香港、深圳共同成为最顶级的全球金融中心。(4)知识创新中心。以中新知识城、大学城、科学城为载体,以知识创新带动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打造科学研究基地、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基地和高端人才培养基地,建设中央创新区,努力成为中国自主创新的先行区、知识经济的高地、推动广州成为珠江三角洲产业转型升级的强大引擎,增强广州在全国乃至全球的竞争力、影响力和辐射力。


2、以生态现代化建设带动有效投资,提升生态城市竞争力


在提倡形成绿色生产生活方式、加快形成促进绿色发展的体制机制、发展绿色低碳循环经济的背景下,以投资广州生态现代化建设,将带动有效投资。

一是实施广州生态现代化的战略投资,以生态经济、生态社会和生态意识为突破口,在领域、地理、科技三个方面进行总体布局,解决好资源安全、能源安全和环境安全等问题,实施污染治理和传统工业改造工程,推进天然林保护等生态建设工程,发展生态农业、环保和循环经济三个生态产业。二是加快广州备用水源工程建设。清洁的饮用水已是广州生态城市建设的“战略物资”,加快广州备用水源工程建设,将成为广州生态现代化的重要方向之一。三是建设广州循环经济产业园区和广州城市矿产交易中心(交易所)。带动社会资本参与的广州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建立广州大型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和加工利用园区,打造国家级城市矿产示范基地。


3、以投资推动城市向外展延和内城再开发,优化城市功能和空间结构


一是继续调整优化城市功能的空间结构。广州目前的城市规模与其功能、作用相比并不过大,适度向外展延并结合内城再开发符合世界城市化发展规律,可适当放开城市硬性限制,向北发展,在广州北部形成若干个新的城市副中心,为建设“大广州都市圈”提供支点。二是腾出广州中心区土地和房屋资源发展第三产业。广州中心城区应当成为金融、外贸、批发商业、房地产业、信息产业和服务业的集结地,通过土地置换将原有的工厂、机关和居民迁出黄金地段,腾出土地和房屋资源发展第三产业或用于有偿转让,以筹集城市建设资金。三是南沙自贸区将作为中心区的延伸,主要承担自贸区、航运、金融、外贸、房地产业的功能。四是将中心镇发展成小城市,推动城镇化,创造土地级差增益。


制定广州的“北进”投资计划,提升广州北部经济发展能级


提高城市化水平,能够较长时期地正向作用于经济增长率。广州沿珠江由西向东,珠江两岸45%左右的城市土地居住着广州80%左右的人口,而广州北部地区城镇化发育明显不足,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利于全面推进现代化建设。要在广州北部加快培育新的城市群,提升广州北部经济发展能级。一是利用北部中心镇城市群建设提高广州城市化水平,改变广州北部发展的相对滞后及不平衡问题,形成广州新的增长极;二是利用中心镇城市群与韶关、清远和惠州等市县,在交通、基础设施、产业布局、城乡规划、公共服务、金融服务和环境保护实现一体化;三是以广州区域金融、商贸、航运和知识创新中心为龙头,以广州为交通运输枢纽,带动珠三角大都市连绵区成长;四是推动新型工业在广州北部重新集聚,打造新的工业园区。


引导世界500强企业投资先进制造业和都市工业

1、投资技术含量和加工增值程度高的工业项目和都市型工业


广州的发展倒逼工业要高新技术化和适度轻型化,因此,广州工业投资方向为:一是投资工业技术含量和加工增值程度高(高加工度化和技术集约化)且有广州自身特点的工业项目,逐步形成了一批国际竞争力强、技术含量高和附加值高的特色都市产业群。二是投资都市工业。都市型工业是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从国外的实践看,在世界经济中心城市,都市型工业是提高传统工业竞争力和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重要力量。三是依托世界500强企业、大学和科研机构,打造产学研高度结合、投融资一体化的科技创新聚集地,建设若干高技术产业园区,负责技术研发等核心环节,非核心生产环节主要向郊区转移。


2、投资建设高新技术合作区和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与集聚区,吸引世界500强企业


建设广州与外资高新技术合作区,作为广州与世界500强企业在经济和技术转型升级领域的重大合作平台,集聚发展广州高端工业服务业,打造广州国际化产业服务中心;根据广州工业呈现从主城区外迁并在城市外围重新集聚的规律,在广州北部和东部布局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优化现有的产业布局,改造提升工业园区和产业集聚区,既要与广州优势特色紧密结合,又与区域能源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增强与广州区域商贸、金融、航运和知识经济发展的协调性,吸引世界500强企业。


3、力争将广州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扩区至占广州市总面积的2%


一是充分利用自身的流通能力、营商环境和开放态度等优势吸引投资;二是运用广州作为国际城市的地位优势吸引世界500强企业落户,对外资在高新技术领域的投资给予更加优惠的减免税收待遇,对外资在广州设立的研究与开发机构,应给予更大的优惠倾斜;三是优化利用外资平台,广州的三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总面积71.18平方公里,约占广州市总面积1%,总面积太小。以新一轮对外开放为契机,力争将广州的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扩区增容至占广州市总面积的2%。


租借桂山岛50年,投资建设“超级广州港”


近年,我国提出打造“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战略,珠三角已迎来港珠澳大桥落成的发展契机,这是广州与珠海市二地政府合作的大好机会。珠海市已有高栏港,虽占海港深水之便利,却一直未见有大的起色。广州可与珠海市政府合作租借珠海桂山岛,合二地之力打造一个全新的国际航运中心,对珠海市发展海运亦有利。若二地合作打造一个新港口,以吞吐量计算,将成为世界第四大港。可经港珠澳大桥再修建一条大桥与桂山岛连接,便可达到将珠三角货柜进一步集聚的目标,显著减低广州的空气污染,同时亦能由广州港掌控新港口,更能将二地经济发展与“一带一路”国策(尤其是“海上丝绸之路”发展策略)相结合。同时,广州南沙港走“伦敦模式”转型成为航运服务中心,发展与航运相关的金融、保险、法律、仲裁、船舶经纪、船舶管理服务。 


投资建设广州航空大都市,实施“五港联动”


广州空港城的定位是建设开放的国际门户、国际空港城示范区、临空现代服务业引领区和航空维修制造聚集区。结合第四、第五跑道和第三航站楼建设,在白云机场建设空港、公路港、铁路港、海港和信息港的“五港联动”的多式联运体系,以航空港为核心,加快形成航空运输网、高速公路网、城市轨道交通网、高速铁路网和信息网在空港的高效衔接。形成以空港为中心,覆盖珠三角地区的1小时服务范围,并进一步延伸辐射腹地,实现从“泛珠三角”各地区乘坐轨道交通到空港,实现全程“轨道化”,提升出行速度,将空港与泛珠三角经济腹地紧密连接在一起。强化空港与广州海港、广铁北站的功能联系,提升国际航空枢纽集疏运体系建设。加快建设第二条机场高速路,打通机场与广清高速接口。加快广铁北客站至空港至南沙自贸区的轨道交通建设。


开展土地开发整治,加快对稳增长重大项目用地投资

1、深入开展土地一级开发整治


深入开展土地一级开发整治,将低效用地改造为高效用地,改变低效用地现状。根据《广州市土地整治规划(2016—2020年)》,广州市低效用地再开发潜力为3446.67公顷,集中分布在白云区、番禺区、花都区和增城区等。土地整治可引入社会资本,通常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市地整治,即通常所说的土地一级开发整治;第二类是提升耕地质量的农地整治,各地也在积极实践。引入社会资本进行土地整治是未来的方向。以土地一级开发为例,经过近20年的不断探索,其商业模式经历了BT模式(即建设—移交,是政府利用非政府资金来进行非经营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一种融资模式)、土地补偿模式、利润分成模式的尝试,未来将向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发展。


2、加快稳增长重大工程项目用地审批,研究统筹补充耕地办法


一是全力加快建设项目用地预审。加快今年广州拟新开工的稳增长重大工程项目用地审批。二是完善对重大项目用地审批特殊政策。对铁路、公路、水利、空港、海港和自贸区等稳增长重点建设项目,在用地报批阶段允许采取“边补边占”或者以承诺方式在项目竣工前完成占地平衡。对于如空港、海港和自贸区等这样占用耕地量大的国家重大建设项目,可提请省及国土部研究国家统筹补充耕地的措施办法,力求破解耕地补充难的瓶颈障碍。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xOOLgAgLnPV9r3J1D038Kg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广州社科在线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