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旧网站入口

杨再高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理论文章 Home / 智库成果
杨再高:突出关键重点构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
2018-07-03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突出关键重点构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    

南方日报(全国版) 02 |  观点    2018-07-02


中共广东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会是谋划广东践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路线图和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任务书的重要大会,是部署落实习近平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广东代表团的重要讲话精神即实现“四个走在全国前列”要求、开创广东工作新局面的重要大会,对广东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改革发展和当好全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全会提出了今后一个时期广东集中发力的九项重点工作,其中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重点,加快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既是广东解决当前经济发展存在问题、推进经济发展“三个变革”、提高经济发展“含金量”的关键,也是新时期广东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的有力保障。


广东作为全国第一经济大省,经济发展已经率先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灵活高效的体制机制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和保障。当前广东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不够高的问题仍然突出。解决广东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不够高的问题,关键仍要靠体制机制创新,这既是广东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取得巨大成就的经验总结,也是广东跨越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关口和提升经济创新力、竞争力的必然选择,更是广东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走在全国前列的有力保障。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构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是一个系统工程,要通盘考虑、着眼长远、突出重点、抓住关键。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广东应着眼经济发展质量、效率和动力变革的新要求,落实好新发展理念这个指挥棒,突出提升供给体系质量这条主线,抓住创新驱动这个关键,对标国内外最高最优最好标准,系统优化、构建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体制机制,促进广东顺利跨越经济发展的关口,更好实现经济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


一是构建以新发展理念为指挥棒的考核制度。坚持新发展理念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基本方略之一,也是破解经济发展难题、厚植经济发展优势及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指挥棒。迈向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广东应树立科学的政绩观、破除唯GDP论英雄、成功不必在我、高质量发展有我等观念,坚决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形成和落实以发展质量第一、效率优先为主导的统计指标体系、政策体系、绩效评价体系和政绩考核体系,完善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的体制机制,按照各区域功能定位实行差异化的发展政策和考核制度,以此推动全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上不断取得新进展新成就,开创广东经济高质量发展新局面新优势。


二是建立提高供给体系质量的体制机制。紧紧围绕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以实体经济为着力点,深入推进以“防风险、补短板、降成本”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化要素市场化配置改革,完善要素市场体系,优化存量资源配置,扩大优势增量供给。瞄准核心技术、关键零部件、重大装备等关键领域,构建加快新一代信息技术、数字经济、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新材料、海洋经济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行动计划和促进政策,促进资源向高质量高附加值产业和优质企业、产品集中,形成广东现代产业体系的新支柱。实施质量、品牌、标准强省战略和行动计划,建立与国际接轨的质量标准体系,持续提高广东产品、工程、服务和环境质量。深化国资国企改革发展和民营企业创新发展,放宽民间资本和外资市场准入,激发国有企业、民营企业活力和企业家精神。


三是建立强化创新驱动发展的体制机制。着眼于建设国际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和科技创新强省的战略需要,以建设广深科技创新走廊为重点的珠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际人才新高地为抓手,整合现有的科技创新、人才和产业发展政策,高起点高标准完善和优化支持科技金融发展、加速科技成果转化、高端人才集聚、创新型产业与企业集群、新型研发和创投机构发展、知识产权保护、科技项目投融资创新等方面的制度和政策,构建形成天使投资、风险投资、股权投资等全周期全链条科技金融服务体系,全面形成以市场为导向、企业为主体、人才为关键、产学研深度融合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促进创新要素自由流动和聚集国内外高端创新资源,培育壮大更多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核心竞争力的创新型企业,推动制造大省向制造强省转变、广东制造向广东创造转变、广东速度向广东质量转变。


四是建立优化营商环境的体制机制。以机构改革引领深化“放管服”改革,破除深层次体制机制障碍,完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体制机制,理顺政府与市场、社会的关系,建设数字政府、服务政府和法治政府,加快政府职能转变,优化政府服务供给。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全面推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权责清单、监管清单等制度,精简和规范权责清单管理,精简政府核准可备案事项,加强事中事后监管;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推进商事主体“准入”“准营”同步提速,继续清理废除妨碍市场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建立严格的市场监管体系和社会信用体系,推进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应用项目全覆盖,加快投资和贸易规则与国际接轨,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


作者系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杨再高


原文连接:http://epaper.southcn.com/nfdaily/html/2018-07/02/content_77348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