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党政邮箱 办公系统 数据中心 ENGLISH
新闻中心
交流 Home / 新闻中心
​第七次开放时代工作坊召开
2019-12-02  来源:广州市社会科学院


第七次开放时代工作坊召开


第七次开放时代工作坊于2019年11月23日-24日在南京农业大学召开。本次工作坊的主题为“同乡同业”,由南京农业大学人文与社会发展学院、民俗研究杂志社与开放时代杂志社联合主办。南京农业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高立国、南京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院长姚兆余、开放时代杂志社社长殷俊、《民俗研究》主编张士闪等为本次工作坊致辞。来自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学、河海大学、山东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云南大学、深圳大学、南京农业大学、浙江农林大学、信阳师范学院等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五十余位专家学者到会, 20位专家在工作坊上做会议发言。


“同乡同业”是指来自同一区域的人群依托乡土社会网络,在乡土之外从事相同行业的经济活动。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各地相继出现了“同乡同业”现象,引发了诸多学者的关注。本次工作坊聚集了20位富有田野调查经验的学者带来国内不同区域的“同乡同业”的鲜活个案,其关注点涉及“莆田系”、沙县小吃、新化人的快印业、白族人的手工艺、攸县的出租车司机、河南的灯光师、浙江松阳的松香行业等,不仅勾勒出了“同乡同业”的生动图景,而且呈现出了“同乡同业”在不同时期、不同地域的行业选择与运作逻辑,从传统到现代的丰富意涵,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其背后所蕴含的社会变迁和区域社会构成的差异,丰富了对中国城乡的研究。与此同时,20位学者的生动报告也引发了与会学者对于“同乡同业”如何进行概念化与类型化,思想与现实、理论与经验研究如何衔接的讨论,启发了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北京大学卢晖临教授提出,涂尔干的社会分工论认为现代社会发展就是斩断地方性,但在中国,我们看到这种地方性的生命力很顽强,而“同乡同业”正体现出了这种乡土的韧性,它不能简单等同于乡土的适应性,而是通过主动激活一些资源,与城市以及不同的历史阶段产生联系。


中国政法大学赵丙祥教授特别强调,要在一个历史的维度里来理解“同乡同业”这个命题,眼光放远之后,会发现之前已经有相当多的研究,比如中国会馆的研究,值得重视。每一个个案研究都不应脱离此前的研究,如果仅仅在地方性知识的意义上自说自话就会消解个案的意义,如何在社会学的意义上思考一般性的问题,如何超越个案,每个学科都面临这个问题。


中山大学吴重庆教授认为,可以从区域、阶段性、竞争程度、政府介入程度、项目化等几个维度来展开对“同乡同业”的分类,从不同的类型着眼,拓展之前对“同乡同业”的定义,将其研究光谱拉长,从中窥见各种形态。同时,他提出非正规经济、低技术、低资本的门槛,低程度的不可替代性,是目前“同乡同业”的主要特点,未来它可能朝着资本化、正规化、去技术化、去社会化的趋势发展,而这也是今天我们讨论同乡同业的意义所在。


南京大学翟学伟教授认为,“同乡同业”这一话题本身就包含了从传统到现代的意味。“同乡”是中国传统社会的一个重要概念,“同业”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强调流动的意义,人口与市场的流动,以及城市化,带来了许多新的社会结构,研究“同乡”在流动的意义上发生了什么,尤其是发生了什么西方社会所没有的现象,这给我们带来了广阔的讨论空间。西方社会科学理论往往以为现代与传统有断裂或决裂的可能性,而“同乡同业”却反映出在市场化与城市化的过程中中国人的聪明与乡土观念能够在传统的基础上寻找现代性,这是值得中国学者好好思考的问题。


北京大学刘世定教授针对来自社会学、人类学、民俗学几个不同学科的研究报告指出,“同乡同业”既需要在一个个经验案例上去积累,同时也非常需要在理论上不断推进,这一研究话题要深入下去,必须两条腿走路。


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麻国庆谈到,“同乡同业”隐含了土的问题,以及破土而出的问题,“同乡同业”如何从土的范畴这一套中国人的话语概念转换成一个学术意义上的概念,如何提炼成研究意义上的普遍性概念需要深思,“同乡同业”这一类概念能不能成为研究中国社会的一个关键词?这既是本次工作坊提出的一个问题,也是该研究努力的方向。


文/刘琼

图/郑英

(供稿:开放时代)